【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关于学会     学会新闻     戏曲知识     名家介绍     戏曲赏析     简普下载      中国演员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家来稿 >

赞青年京剧名家王珮瑜的执着精神

时间:2012-08-10 12:21  来源:未知   作者:中国艺术研究院博   点击:


前些年,上海京剧院优秀青年演员、著名的余派女须生王珮瑜贴演了很多余派传统剧目,如:《搜孤救孤》、《击鼓骂曹》、《失空斩》、《珠帘寨》、《红鬃烈马》、《乌盆记》、《大探二》、《杨家将》等等。最近两年,又见王珮瑜老板贴出不少从未露演的剧目,如《三家店·打登州》、《御碑亭》(与田慧、金喜全合作)、《沙桥饯别》(与金喜全合作)、《全本捉放曹》(与陈宇合作)、《辕门斩子》(与冯蕴合作)等等,令京津沪三地的观众十分激动。今年,她又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贴演了《桑园寄子》和《琼林宴》两出余派传统戏,并且在上海大剧院贴演了大嗓儿小生版的《白蛇传》,加之她以前演过的全本戏和折子戏,王老板也算是有了几十出了,这在当今的京剧舞台上,还尚未发现能出其右者。起码来说,其他标榜为余派的老生中青年名家贴演过的传统剧目,她都几乎尝试过了,鲜有遗漏。何况王珮瑜本身早已是红遍全国的女老生了。那么,对于这样一位不懈追求的青年名家的这种对艺术的执着追求的精神,不禁让我们对于京剧的历史、现状和未来引发种种思考。
王珮瑜所演绎的余派艺术的创始人是京剧大师余叔岩。京剧艺术发展到余叔岩的时代,算是创下新的里程碑,因为那个时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梨园行鼎盛的时代。并且,余叔岩对于京剧的刻苦钻研可谓是空前绝后的,他对于唱念做打的表演技术,甚至舞台调度,伴奏场面等等方面都有精心的探索。所以余叔岩最终使得京剧格外的精致了。笔者眼中的京剧,仍旧是一门精致有余,完美不足的艺术。其实,何止是京剧,就连高雅脱俗的昆曲,也未必是尽善尽美的艺术。但是余叔岩毕竟是旧时代艺人中的奇才,用他的卓越匠心,把一套俗不可耐的玩意儿发展提升为唯美主义的极致,这就使得京剧历史必须要给他浓墨重彩地写上一笔。然而,余派艺术毕竟是高处不胜寒的东西,想让太多后学者百分百地继承下来,那是不可能的。在余叔岩最得意的亲传弟子中,李少春也是半途而废之后独辟蹊径,孟小冬从一开始,就只走半边天的唱工戏,而没有太多掌握靠把戏和衰派戏。
王珮瑜既然从小就选择了“功余”的艺术道路,则必然从小就深切体会到余派艺术的博大精深。因为余派艺术犹如中山公园的金鱼,什么时候换水,什么时候喂食,什么时候见光,什么时候遮荫,什么时候输氧,都是专门的讲究。怕是只有孟小冬那样衣食无忧的人,才可以安静的研究,动脑筋唱戏。别人只能是养家糊口为主,在解决卖艺生存的前提下再深层次钻研艺术的精髓。这一点,就连王珮瑜也同样如此,所以只能在解决戏曲市场的种种问题之后,才能唱一些她自己内心真正想唱的戏。
余叔岩真正活跃在舞台上的时间不超过十年,这对于旧社会的艺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余叔岩毕竟可以不为生存所累,可以在家里安心度日。余派艺术也只有这样安心琢磨每一细微之处才能把每一细微之处表现到极致。其实,深居简出地专心研究唱戏的道理,比真正在台上卖力气地不停演出还要辛苦。因为“苦学”是做京剧演员的第一步,“苦练”是京剧演员成名的必然历程,而“苦想”才是最终成为大师的“登天蜀道”。相比于同时代的艺人,余叔岩与梅兰芳的中庸之道的处世原则和温文尔雅的做人风格大相径庭。但是,就这样刀枪不入,水火不容的余叔岩,直到今天,凭着一辈子不唱一个新戏的性格,在京剧史上占据了重要地位。余叔岩是一个悲剧性格的人物,艺术上如何绝伦,说到底他也是旧时代一个唱戏为生的艺人。
前辈的京剧大师以自身的功力和智慧创下了难以逾越的高峰,这对于年青的王珮瑜来说,想探寻一鳞半爪都实非易事。客观地说,王珮瑜虽然舞台经验已经积累不少,但表演上也有少许的不足之处。不过,瑕不掩瑜,瑕不掩“瑜”。何况王珮瑜一直孜孜不倦地挖掘余派骨子老戏,将继承传统视为终生使命,所以在艺术上超出同龄的很多演员,这具体表现在她每每演出时广受欢迎,甚至一票难求。
在当今,京剧市场萎缩的情况下,各大剧团为了解决戏曲市场的问题,创排了诸多新编剧目,目的是吸引年轻观众走进剧场。这些作品大多是“大制作”的“话剧加唱”,演出成本很高。很多演员随着这种时代的需要,也只能把全部的精力放在排演新戏上面。王珮瑜,作为女老生,与新编京剧没有因缘际会,成了这个时代的“漏网之鱼”,她可以正好趁此机会唱她自己钟爱的传统戏。相比之下,一些其它行当,比如小生、男旦,也是“漏网之鱼”,但是也少见贴演新鲜剧目。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京剧流派班的宏伟工程已经大规模启动。王珮瑜理所当然地被选入“余派班”进行深造,到北京跟随诸多余派名师继续学艺。她的预计学演的传统剧目有《举鼎观画》、《卖马》、《战太平》、《法门寺》等等,这其中的哪一出不让京剧戏迷“垂涎欲滴”呢?由于本身演出日程格外繁忙,所以王珮瑜一直奔波于京津沪等地,这也算是一种“天降大任”的“苦其心志”。
     倘若把京剧比作一根火柴,那么这跟火柴似乎已经烧完了它火苗最旺盛的阶段,但是现在却依然有闪亮的火星存在。王珮瑜则是这一代青年演员中的佼佼者,可以说既是“偶像派”,也是“实力派”。所以想要京剧有复燃之势,就应该鼓励青年演员多学戏,多演戏,多出几个“王珮瑜”,这样才会迎来京剧美好的明天。


2012-1
2012-1
《孙毓敏随笔集锦》签售活动安排
  • 《孙毓敏随笔集锦》签售
  • 西门子助听器公益微电影
  • 遂宁市川剧团送欢乐到敬
  • 北方昆剧昆在台北国父纪
  • 评香港首届中国戏剧节压
  • 专业与业余结缘 孙毓敏
  • 李琼拜师仪式
  • 中国戏曲表演学会2010年
  •    
    Copyright © 1993-2012 中国戏曲表演学会 版权所有   办公电话:010-68356665
    京ICP备13039685号